《釋量論·成量品》

2019我最想做的事  时间:2021-10-02阅读:
如果以下文档排版有误请下载原版文档阅读或打印,点击去下载

作者:
法稱論師 翻譯:
法尊法師 講解:
如性法師 日期:
2018 年12 月18 日~2019 年1月9日地點:
南印度
課程:
第十講(依師前的基本觀念)
1 大眾請合掌.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三稱)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請放掌. 1.造業的動機決定最終的結果
這兩天我們提到土壤能否成為苗芽的因,要看土壤是否有與種子聚合.如果土壤
沒有與種子聚合,那樣的土壤不是苗芽的因,它不是苗芽的能生,也不具備生苗芽的
能力;但當土壤與種子聚合之後,那樣的土壤成為苗芽的因、苗芽的能生,它具備生
苗芽的能力.所以,土壤從原本不是苗芽的因轉變成是苗芽的因,這當中是不是因為
有種子介入也可以說種子是牽線者,它在土壤跟苗芽這兩者當中牽了一條線,就是
因為它的介入,導致土壤從原本不是苗芽的因轉變成是苗芽的因.

相同的道理,我們所造的善業能否成為解脫的因,要看我們所造的善業是否被三
主要道任何一者所攝持;在沒有被三主要道任何一者所攝持的情況下,雖然我們所造
的善業會感生快樂,但問題是:
善業所感生的快樂是現世的安樂還是來生增上生的
安樂還是解脫之樂還是成佛之樂這時是不是應該要看我們在造善業的當下,是
被什麼樣的念頭所攝持,或者說最初我們是動什麼樣的念頭造下那一份善業;甚至在
造善業之後,最終我們的希願處是什麼.如果都不探討我們造善業的念頭為何、它到
底是被什麼樣的念頭所攝持,這時應該只能說我們所造的善業能夠感生快樂,至於感
生什麼快樂,這無法確定,是不是
2 如果我們想要確定自己所造的善業能夠感生什麼樣的樂果,這時應該考慮到它被
什麼樣的心態所攝持、這當中的牽線者是誰、牽線者把那份善業跟什麼目標(果位)
牽連在一起,是不是應該考慮這些因素如果這種推論是合理的,當我們說種子能生
自果,但種子的自果有很多樣啊.以玉米粒為例,玉米粒能生自果,但玉米粒的自果
當中有玉米苗、玉米濃湯、爆米花……各式各樣的自果;如果只考慮玉米粒本身,沒
有考慮周圍的牽線者,能夠直接肯定地說它是玉米苗的因嗎如果可以,以此類推,
應該也可以說玉米粒是玉米濃湯的因、玉米粒是爆米花的因.如果上述的推論是合理
的,那似乎不需要考慮牽線者,是不是如果不需要考慮這一點,那我們所造的善業
呢能夠同時認為它既是獲得增上生的因,也是獲得解脫之樂的因,也可以是獲得成
佛之樂的因嗎這個問題需要思考.

2.造作善惡業是否定感苦樂果
的確,當我們在解釋善惡時,我們會強調「善能感生快樂、惡只能感生痛苦」,
這就代表善業本身有感生快樂的能力,它的果當中只會出現快樂,而不會出現痛苦.

但問題是:
我們造下了善業之後,那份善業一定會感生快樂嗎不一定.所以我們說
我們所造下的那份善業是它自果快樂的因,但它是不是一定會感生快樂也就是它最
終的結果是不是一定會有快樂的結果出現不一定.為什麼不一定因為我們在造下
善業之後有可能生起瞋念,瞋念摧壞了善根,使得它無法開花結果.有沒有這樣的可
能性有.請問:
被瞋念所摧壞的善根是不是善是.既然是善,就代表它能感生快
樂;但問題是:
它最終一定會獲得快樂嗎不一定.所以這代表「能生快樂不代表最
終一定能夠獲得快樂」,這一點應該可以確定.

相同的道理,我們所造的惡業能感生痛苦,但我們所造的惡業最終一定會感得痛
苦嗎也不一定;因為我們在造惡之後,可以透由四力去懺悔.但問題是:
還沒有被
四力懺悔所摧壞的惡業,在造下去的那一瞬間,它是不是就有能生自果的能力而且
是能生自果痛苦的能力把這些問題放在一起思考,你就會對於因果的這一段有個比
較清楚的輪廓;至於最終能不能找尋到讓你滿意的答案,這我不確定;甚至你能否對
於因果法則生起定解,這一點更無法確定,但至少你要有一個清晰的輪廓.而且最重
3 要的問題是:
如果我的目標真的是放在解脫與成佛,這時我不能用隨便的心態去造善
業,因為用那樣的心態去行善,無法讓我達到那個目標,這是最重要的一個關鍵.

3.我們是否把佛陀視為造物主
另外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在昨天之前,我們透由自宗所說的那些道理,推翻了
外道所承許的造物主,這時當別人問你:
「你承不承許在世間上有一個外道所說的造
物主」我們會說:
「我不承許.」但我們的心態是什麼雖然理性上我們知道外道
所主張的那種造物主不存在,但我們內心真的認為它不存在嗎還是我們把佛陀也視
為這個世間的造物主雖然祂的名字不叫大自在天,祂叫本師釋迦牟尼佛,但我們看
待釋迦牟尼佛的心態,會不會認為祂是這個世間的造物主現在多數同學一定會覺
得:
「不會,佛怎麼會是世間的造物主.」
我們在祈求時會不會有一種心態:
「希望三寶您賜予我智慧、賜予我慈悲.」或
多或少都會.甚至很多人在祈求時,他祈求的還不是這些,他祈求的是身體健康、工
作順利、生意興隆……我們先不說其他的,透過祈求三寶,希望三寶賜予我們智慧與
慈悲的心態,是不是間接地承許它就是這個世間上的造物主「因為當初您把我造得
很笨,所以只要我相信您,您就一定會賜予我智慧.」前面那一句是開玩笑的,我們
不會加前面那一句,我們會說:
「因為我過去沒有認真學習,所以我缺少這方面的等
流,我的智慧的確不如人,但我希望透由祈求您,您可以賜予我智慧.」是不是
前面那一段,看似相信業果,但後面那一段呢那是不相信業果吧!真正相信業
果的人怎麼會希求別人賜予他智慧智慧應該是透由自己努力而生起的,是不是透
由自己的學習、努力,不斷地思惟、反覆地串習,才能生起智慧;希求三寶、世尊賜
予我們智慧的心態,是不是間接承許祂是造物主這個問題也需要思考.

4 表面上看似不承許造物主的我們,其實起心動念裡都夾雜著類似的心態我們
希望別人賜予我們智慧、賜予我們慈悲,這很明顯.每一間寺院都有文殊菩薩、觀音
菩薩,也有釋迦牟尼佛.你在拜見文殊菩薩時,第一個想的是什麼「希望您賜予我
智慧.」如果拜見的是觀世音菩薩,「希望您賜予我慈悲.」既有智慧、又有慈悲,
那在拜見釋迦牟尼佛時要求什麼(學員:
一切遍智.)你們確定自己平常是這樣想
的嗎如果慈悲、智慧都有,釋迦牟尼佛的作用似乎不大.

這時我們是不是把佛龕裡的佛菩薩當成造物主而且我們仔細地問問自己,即便
我們認真地祈求,祂就能賜予我們智慧嗎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不一定」還是「不
可能」「不一定」表示有可能.但有可能嗎透由祈求之後,佛龕裡的菩薩會賜予
我們智慧嗎如果會的話,我們根本不需要坐在這邊,每天坐在大殿裡面該有多好,
吃、住、睡都在大殿裡面,只要認真地祈求,對方就會賜予我們智慧;我們祈求的次
數越多,智慧增長的速度就越快,是這樣嗎不是.你明明知道不是,為什麼你會一
再地做這個動作你也知道「諸佛非以水洗罪」這個偈頌,也承許這個偈頌的內涵,
但你每每走到他們面前都會動同樣的念頭,理由是什麼在他們面前,你為什麼不想
「我也希望能夠生起像您一樣的智慧,既然您是透由學習、透由聞思修而生起那樣的
智慧,我也想要效學您的精神,認真地聞思修,最終也希望生起像您一般的智慧」
為什麼每次想的就是「希望您賜予我智慧」那種感覺不就是間接地承許世間造物主
嗎「我的好壞完全在您手中,只要我選擇相信您,您就可以讓我變好;如果我不相
信您,我的下場就會很悽慘.」是不是但佛教不是這樣講的.

4.相信唯有自己才能改變自己
在此我們討論的是,即便我們透由各種正理推翻了外道所承許的造物主,但問題
是:
我們內心當中真的不相信造物主嗎如果不相信造物主,我們應該相信什麼我
們應該相信自己.為什麼要相信自己因為外在的力量無法改變我們;我們想要追求
的快樂,不是外人能賜予我們的;我們想要避免的痛苦,也不是外人能將它拔除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我們自己能讓自己離苦得樂.現今我們之所以無法離苦得樂,
那是因為過去生未曾努力,或是過去生曾經努力但還不夠努力,所以我們造下的業不
5 夠圓滿而感得這樣的果報.既然我們知道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對於自己的現狀感到不
滿,我們就要作出適當的調整.所以,要往上還是往下的關鍵是在自己,我們應該相
信自己有能力突破瓶頸、自己能讓自己快樂;外在沒有任何一個力量能夠改變我們的
苦樂,只有我們自己能夠改變自己,所以佛才說「自己才是自己的依怙」,這個說得
很有道理. 但現在我們普遍的問題是:
雖然我們不相信外道所承許的那種造物主,但是我們
又不太相信自己,我們處在不上不下的那個位置,非常尷尬.如果你全然相信世間有
個造物主,並且培養對它的信心,做它想要你做的事,或許你還有不斷進步的空間.

在世間上有很多人,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信仰而不斷地提升自己;問題是:
我們不相信
這個世間上有造物主,但我們又不太相信自己,也不太相信業果法則,所以就身處在
不上不下的那個尷尬位置.

所以在學習《釋量論》的第二品時,當我們推翻了世間的造物主之後,你應該問
問自己:
「如果這個世間上沒有造物主,就代表我不應該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即便
是三寶,我都不應該視它為造物主.這時祈求三寶賜予我智慧、祈求三寶賜予我慈悲
的想法是有問題的.如果我想要生起導師釋迦牟尼佛心中的慈悲與智慧,就如同祂花
了那麼長的時間去學習,我也應該從今天開始認真學習.」祂只是我們的榜樣,而不
是能賜予我們快樂、拔除我們痛苦的關鍵.在三寶當中,法才是正皈依,法才能夠究
竟讓我們離苦得樂,而佛只是告訴我們離苦得樂的方法;至於能否離苦得樂的關鍵是
法,法應該是自己要學習、自己要去運用.這個地方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問題,不過因
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先不多說.

5.重點複習 昨天我們看到的是第 30 個偈頌.在這個偈頌之前,自宗透由各種角度破除了在
世間上有一個造物主是遍智的這一點;進一步,他宗提到:
既然你推翻了我的主張,
那你主張的遍智又是什麼狀態對於這一點,自宗回答:
遍智必須要能現證所有的隱
6 蔽分,所以提到「量知不現義」.這當中的「知」是了知的意思,而且是現前了知,
簡稱「現證」;「不現義」指的是隱蔽分.所以以自宗的角度,遍智必須要能現證所
有的隱蔽分. 但對於這一點,他宗提到「無彼能立故,殷重修非有」根本沒有方法可以使
人達到這種境界,也沒有任何理由足以證明這種遍智是存在的.各位有沒有發現這兩
點之前曾經提過在什麼地方提過在提到順和逆的兩種次第時.為什麼要提到順、
逆的兩種次第因為有人認為「根本沒有成辦一切遍智的因」;此外,有另外一類的
人認為「根本沒有任何理由證明一切遍智是存在的」,是不是相同的概念根本沒有
方法可以使人達到那種境界,這就是在說明:
沒有任何的因能夠成辦一切遍智,也就
是成辦一切遍智的因是不存在的;從另外一個角度,也沒有任何理由足以證明這種遍
智是存在的,既然如此,怎麼會有人想要認真地修持呢
6.之所以要尋找善知識的原因
對於他宗所提出的質疑,自宗一開始並沒有直接回答,因為這兩個部分,之後在
提到順、逆的兩種次第時都會詳細地解說.所以自宗在回答時,先提到了第一個部分
之所以要尋找遍智的原因,這是第
31 個偈頌的內容. 在偈頌當中提到:
於不知而說,諸恐錯誤者,為修彼說故,尋求具知者.接下來
的這幾個偈頌都非常重要.首先,「於不知而說」如果說法者本身都不了解滅除
苦的方法為何,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他人說法,必定會誤導他人.「諸恐錯誤者」
對於真心希求解脫的人來說,他很擔心遇到這樣的人;什麼樣的人不知如何滅除痛
苦的方法而為他人說法的人.為什麼「為修彼說故,尋求具知者.」因為真心希求
解脫的人如果想要解脫,他就必須修持為他說法的那個人所說的法,如果說法者本身
都不了解滅苦的方法,這時希求解脫的人要如何修持解脫之道所以提到「為修彼說
故」,這當中的「彼」,指的就是下一句的「具知者」.他之所以要尋找善知識、尋
找遍智,就是因為他想修行;如果他想修行,在修行前他必須先了解法義;如果他想
7 了解法義,他必須先聽聞法義,所以他要聽聞的是對方所說的法理.這時,他應該去
尋求一位能夠無誤了解滅苦方法的「具知者」,也就是這個地方所提到的遍智.

之所以要尋找遍智的原因是什麼或是我們將遍智一詞改為善知識.雖然在《釋
量論》的第二品這個地方強調的是遍智它從各種角度就是要證成釋迦牟尼佛是遍
智、釋迦牟尼佛是量士夫,但間接它要告訴我們的就是:
之所以要尋找善知識、依止
善知識的理由是什麼. 7.希求解脫者才須尋求善知識
各位有沒有發現這段文當中的主角是「真心希求解脫的人」而不是只是嘴巴上
說「我想解脫的人」.真心希求解脫的人很怕被別人誤導,所以他在尋找善知識的期
間會非常謹慎小心;他之所以要找尋善知識,是因為他想要修善知識為他所說的法,
那樣的法是什麼樣的法是能解脫的方法.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要先去找一位了知解
脫方法為何的善知識,進一步去依止對方,最終才能達到他想要達到的目標.但問題
是:
什麼叫做真心希求解脫
我們希不希求解脫這個問題要先思考的是:
我們想從什麼狀態中解脫的確,
我們都有離苦得樂的本能,我們都想要從痛苦的狀態中解脫,但那種苦應該只侷限在
苦苦;我們目前想從苦苦的狀態中解脫,這一點不需要懷疑.為什麼即便是普通的
動物,都想要從苦苦的狀態中脫離,更何況是有智慧的人類但問題是:
如果光是想
要從苦苦的狀態中解脫,需不需要尋求善知識需不需要聞法需不需要修行不需
要.為什麼不需要如果只是想要從苦苦的狀態中解脫,尋求世間的方法才是捷徑,
因為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都是眼前的痛苦;如果只是想要解決眼前的痛苦,最直接的
方法是去尋找世間的管道.這時不需要去尋找善知識,因為即便你尋找善知識,他也
不見得能夠解決你當下的問題.

8 進一步的,如果我們想要脫離的是壞苦,有沒有必要尋找善知識似乎也沒有必
要.為什麼我們在這個地方所說的善知識是內道的善知識,如果我們只是想要從壞
苦的狀態中獲得脫離,不需要尋找內道的善知識,找外道的善知識也可以,因為透由
尋找外道的善知識,進而修持外道法,也能讓我們投生到無色界,甚至有頂等沒有壞
苦的地方. 所以這個地方強調的「希求解脫的人」,他應該不是只想要從苦苦及壞苦的狀態
中獲得脫離,而是想要從行苦的狀態中獲得脫離.如果我們想要從行苦的束縛當中獲
得脫離,首先是不是應該先思考「我被行苦束縛的狀態讓我感到不自在」如果沒有
那種不自在的感受,怎麼會想要脫離如果覺得
「在這樣的狀態中,我覺得非常自在、
安逸」,誰會想要脫離沒有人.

所以如果我們想要從行苦的束縛當中生起想脫離的心,是不是要先思考「我身處
在這種狀態下,我感到非常不自在」那種不自在的感覺越深刻,想脫離的心就會越
強烈;如果那種不自在的感覺只是嘴巴上說說,實際上並沒有任何感受的話,當我們
說「我想解脫」,是不是也只是嘴巴上說說,實際上心裡根本不會那樣想所以這個
地方特別強調「真心希求解脫的人」.真心希求解脫的人會非常在意他所依止的那一
位善知識到底能否告訴他真正的解脫之道.

所以在學法的過程當中,還沒有依止善知識之前,應該先思考這個問題:
「自己
是不是想要解脫的人」如果我們覺得「能否解脫」不重要,這時候「尋找善知識與
否」也沒有那麼重要,甚至「善知識是否會為我宣說解脫之道」,這也不重要.這時
我們在意的是什麼「當我心情低落時,善知識能否餵我喝心靈雞湯.」有些人平常
在學法,看到了心靈雞湯,他會覺得為之振奮,而且把那一段話背下來,或是看到某
些經典語錄,他內心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然後也把它背下來,或是反覆抄幾遍.

9 如果我們不是真心想要追求解脫,那一些東西對我們而言或許有幫助;但如果我
們真心想要追求解脫,那些東西,說它完全沒有幫助,也不是,但它畢竟不是我們學
法的主軸.就像如果我們想要維持身體的機能,我們應該要吃飯,而不是只吃保健食
品.或許在某些情況下,吃保健食品對身體有加分的效果,但總不能從早到晚都只吃
保健食品;相同的道理,真心想學法或是想追求解脫的人,不能只是在學法的期間讓
自己不斷地喝心靈雞湯,那就像是吃保健食品一樣,沒有效的.甚至只是把佛法當中
一些經典語錄記載下來、背誦起來,實際上效果也不大.真正的重點是什麼「解脫
之道為何」,因為你想要達到的目標是解脫,而不是只是暫時讓心得到舒緩的感覺而
已.但現在很多人學法的主軸完全偏掉;在不了解解脫之道的情況下,他尋求的是什
麼他尋求的是世間的溫暖.所以他在意的是什麼這一位善知識能否給我世間的溫
暖.所以他去聞法的期間,他想要聽的是什麼「善知識是否能講出安慰我的話、善
知識是不是有順著我的意,說我想聽的話.」
善知識也好,說法者也好,該做的是什麼事說法者應該扮演的角色是告訴眾生
真相,所以他應該講的是該講的話,而不是只講對方想聽的話.

現今有很多學法的人,是怎麼評斷講法的善知識慈不慈悲、悲不悲愍「他在講
法的當下,有沒有順著我的意,講我想聽的話;平時他有沒有順著我的意,做我想做
的事情.」是不是這樣如果有,「他很慈悲.」如果沒有,「那個人不夠慈悲,他
不具備悲愍的條件.」 在善知識的十種德相當中提到的「悲愍」,是這一種悲愍嗎應該不是吧.在那
當中所說的悲愍,指的是他講法的動機清淨,他是以悲愍心為眾生說法,他知道眾生
之所以會前來聞法,是因為眾生有苦,所以為了解決眾生的苦而為眾生說法.在這樣
的前提下,他是悲愍眾生而為眾生宣說正法,而不是只想順著眾生的意,講眾生想聽
的話而已,那根本不叫悲愍,因為光講對方想聽的話根本無法解決他的苦樂問題,甚10
至在講完後,還會增長對方的煩惱,這倒不如不要講.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分析,有時我們去尋找善知識,在他的座前學法,我們的動機
也不是想要追求解脫我們只是想要把法介紹給其他人聽,而且希望在介紹時最好
不要有錯誤,為了先確定這一點而去尋找善知識學法,學完之後再把自己所聽到的答
案告訴他人.這個問題,跟各位相較,我會比較嚴重.有時我去問經教師某個問題,
當下我都不認為這個問題跟我的解脫有關,只是我想了解這個問題到底該如何解答,
解答完後我才能跟你們說,總不能在自己不確定的情況下亂說.這一點我比較常犯.

所以不應該只是抱持著「我想了解」,或是「我怕講錯」而去尋找善知識學法.

你有沒有發現《釋量論》的第二品從頭到尾都一直強調「想解脫的人」釋迦牟
尼佛對於誰而言是不欺誑的士夫對於想解脫的人是不欺誑的士夫.對於想解脫的人
來說,他很在意釋迦牟尼佛會不會說出欺誑他的法;不想解脫的人則是根本不在意.

他只在意什麼「釋迦牟尼佛會不會放光我站在祂的身旁,我會不會沾光」他根
本不在意「釋迦牟尼佛說過什麼樣的法、內容正確與否、我修持那樣的法最終能否解
脫」,不想解脫的人根本不在意這些.這一點應該不需要多說,看看自己、看看周圍
的人,你就不得不說法稱論師真的很有智慧.

8.希求解脫者當尋何種善知識
上一個偈頌提到的是之所以要尋找遍智(善知識)的原因,講完了原因之後,緊
接著這個偈頌尋找遍智的方式.偈頌當中提到:
故應善觀察,辦彼所修智,此能
知蟲數,於我無所需.首先,「故應善觀察」對於真心想要解脫的人,他在還沒
尋找到遍智(善知識)之前,應該善加觀察.觀察什麼「辦彼所修智」,這當中的
「彼」,針對希求解脫的人來說,就是他自己.他要善加觀察什麼對方的心續中是
否有了知解脫之道、解脫的智慧「我透由學習他的法,最終能否走上解脫之道、
能否獲得解脫.」「彼所修」,指的是希求解脫的人所想修、所想成辦的.他想修什
麼他想修持解脫之道;他想成辦什麼他想成辦解脫的果位.既然如此,在還沒有
11 尋找到遍智之前,他應該先觀察對方的心續中是否有通達解脫之道或解脫的智慧,這
一點對於希求解脫的人來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此能知蟲數,於我無所需.」至於對方到底知不知道這個世間上昆蟲的數
量,這一點對於想要追求解脫的人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對方知道這個世界上昆蟲的
數量、種類,這對於他想要追求解脫有什麼幫助一點幫助都沒有.例如:
如果你想
要學開車,你會去找什麼樣的人教你開車你會去找會開車的人來教你開車,這時你
在不在意對方會不會煮飯不在意.你在不在意對方會不會唱歌不在意.你在不在
意對方會不會打球不在意.你在不在意對方會不會畫畫不在意.為什麼不在意
即便對方精通琴棋書畫,但要是他不會開車,他就無法滿你的願,所以在這樣的情況
下,他有沒有其他附加價值,這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什麼他會不會開車.如果
不會開車,即便他有十八般武藝,對你來說都沒有用.相同的道理,對於一個真心想
要追求解脫的人而言,他會去尋找什麼樣的善知識通達解脫之道的善知識.這時,
善知識的外表、名聲、弟子的多寡,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甚至,那位善知識會不
會卜卦、有沒有神通、有沒有仁波切的頭銜,對於真心想要追求解脫的人來說,那些
一點都不重要. 但問題是:
我們平常是這樣思考的嗎有時候我們會很在意對方有沒有神通;或
許你會說「我一點都不在意」,但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各位:
「你們很在意,我也很在
意.」為什麼在意當有一位你不認識的師長,別人告訴你:
「哇!那位師長有神通
耶!」你心裡會不會動心會.「他有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如果對方描述
得鉅細靡遺,而且他又是你非常相信的一個人,當他告訴你:
「某某師長有什麼樣的
神通、什麼樣的法力.」你心裡會不會心動會;你不只心動,你還想要去拜見.那
表示你在意這件事情.那你應該問問自己:
「我為什麼要去拜見有神通的上師我想
要透由拜見他獲得什麼好處」這些應該都是基於想要離苦得樂的立場而做出來的行
為,應該不是閒閒沒事做而去拜見他.如果只是閒閒沒事做,有很多事可以做,你為
什麼要千里迢迢去拜見那位師長你一定是想要從拜見的過程中獲取你想要的利益.

12 請問:
你想要獲得什麼你想要獲得解脫,是這樣嗎你是因為想要獲得解脫而去拜
見那位有神通的師長嗎還是你只是想要知道某些你之前不知道的事情而已如果只
是這樣,這就不是為了追求解脫而去,這非常清楚.

但如果你真心希求解脫,當對方告訴你:
「雖然某某師長不懂四聖諦,但是他有
神通.」有沒有這樣的可能當然有.雖然有這樣的可能,但你根本不會心動.為什
麼「有神通有神通就有神通啊,跟我無關.」就像你想要學開車,有人告訴你:

「某人不會開車,但是他很會煮飯.」這時你會怎麼想「這跟我無關啊!我又不是
來學煮飯的,我是來學開車的,所以他會煮飯跟我無關.」以此類推,對方不會四聖
諦、不懂得解脫之道,但是他有神通,這時如果你是真心想要追求解脫的人,你會有
什麼反應「他有神通跟我無關.」這時心中應該不會心動,但我們在多數情況下會
心動. 不過這些問題,其實說真的,沒什麼好討論的.你回去靜下來,自己問自己,你
就知道自己是不是想要追求解脫的人.這個我們討論了半天也討論不出來,而且通常
討論之後,如果得到結論,那個結論多半都是負面的;作的實驗越多,最終的答案就
越明確「我就是不想解脫的人,不然你想怎樣」
這個地方該補充的,是在賈曹傑大師的注解當中,解釋完這個偈頌之後,大師提
到:
「若是如此,當我們在觀察善知識時,在確認對方是導師之前,」這當中的「導師」,你可以將它解釋為導師釋迦牟尼佛,也可以將它解釋為善知識.當我們在作這
樣的觀察時,在確認對方是導師前,「是否要先知道對方有了解解脫道的功德呢」
照理來說應該是.「如果要先知道,那就代表自己已經知道滅苦的方法,在這樣的情
況下,何必尋找導師呢」為什麼自己已經知道滅苦的方法因為你知道對方通達滅
苦的方法,如果自己都不知道滅苦的方法,你怎麼知道對方通達滅苦的方法.這樣的
分析合不合理 13 如果我們想要知道對方是否通達滅苦的方法,自己應該要先知道滅苦的方法,在
這樣的情況下,何必尋找導師呢「如果不必知道,」也就是在確認對方是導師前,
我們不必知道對方是否通達解脫之道,「那就無法區別誰才是自己該依止的對象,」
因為我們根本無法區分在我們面前哪一個人是知道解脫之道的,「那就變成,最初遇
到誰就依止誰.」在無法區分的情況下,最終就變成,最初我遇到誰就依止誰.以上
是有人提出的質疑. 對於這個問題,賈曹傑大師回答:
「無過.」沒有過失.「這是具慧者尋求善知
識的方式.」為什麼要特別強調具慧者有智慧的人或利根者,在尋求善知識之前,
他會先確定那位善知識到底有沒有通達解脫之道;在還沒有確定之前,他不會輕易地
依止對方.進一步說明,具慧者是如何尋求善知識呢「最初以量通達淺顯的法義,
略為深細的內涵可以先透由伺意知了解;除此之外,在還沒有依止那位善知識之前,
可以詢問其他的人,聽聽看其他人的評價,約略了知這個人的狀態.」
請問這一段回答有回答到對方的問題嗎如果現在你們還沒有想清楚,等一下下
課之後可以討論一下.的確,賈曹傑大師回答的這一段,值得我們思考.而且我們在
依止善知識之前,確實應該用這樣的方式來檢擇,但我提出的質疑是:
「這一段回答
有沒有正答對方所提出來的疑問」或許,賈曹傑大師認為自己有正答,但因為我的
條件不夠,所以我看不出來他有正答,但並不是說他說的這一段是錯的.

的確,對具慧者來說,在依止善知識之前,或者說在尋求善知識的過程中,應該
先聽聞對方所說的法義為何;在聽聞的期間,最初以量通達淺顯的法義.為什麼聞
法者本身應該具有「具慧」的條件能夠分辨善說正法、惡說似法,這是一位具相
的弟子應該具備的條件.既然他本身具備了這樣的條件,能夠分辨是非善惡,當他在
聽聞某一位善知識說法時,透過思惟觀察,他就能以量通達淺顯的法義,這一點應該
可以做到;至於略為深細的內涵,則可以先透由伺意知了解.

14 雖然他一時無法透由量證得比較深細的道理,但經過了思惟觀察之後,他覺得那
是合理的,這是不是也是一種伺意知而不是說「深細的道理我都不觀察,我就選擇
相信」;他可以在觀察之後,在還沒有以量證得之前,先生起伺意知:
「我確定就是
如此,雖然我還沒有證得,但是我確定.」並且在觀察的期間,也可以去詢問其他人
對於這位善知識的看法,聽聽他人對他的評價,就能約略了知.約略了知什麼約略
了知那位善知識到底是不是自己應該去依止的善知識.照理來說,應該是這樣,這一
段應該是我們做得到的吧至於有沒有正答,各位回去之後可以稍微討論一下.

接下來,既然知不知道蟲的數量與是不是遍智無關,那我們這個地方所強調的遍
智到底為何接下來的兩個偈頌明辨遍智;簡單來說,何謂遍智遍智到底是什
麼如果是不是遍智與知不知道蟲的數量沒有直接的關聯性,這個地方所強調的遍智
到底是什麼呢 第33 個偈頌:
了知取捨性,及其諸方便,許彼為定量,非了知一切.這當中的
遍智,祂應該通達的是取捨以及成辦取捨的方便.以四聖諦來說,滅諦是取、苦諦是
捨.如何成辦滅諦必須修學道諦;如何斷除苦諦必須先斷除集諦.所以「取」指
的是四諦當中的滅諦;「捨」指的是苦諦.「及其諸方便」,這當中的「方便」是指
它的因,也就是道諦和集諦.簡單來說,在這個地方所強調的遍智,祂必須通達趣入
輪迴的次第由集諦而感生苦諦的道理;進一步的,祂也必須通達脫離輪迴的次第
透由修學道諦而成辦滅諦.「許彼為定量」這樣的人是我們這個地方所強調
的量士夫,「非了知一切」至於祂了不了解其他法類、祂是不是通達萬法,這不
是我們這個地方所強調的重點.

但這句話不是指佛教的導師只懂四聖諦、解脫之道、成佛之道,但不懂這個世間
上蟲的數量;祂也懂這個世間上蟲的數量,只是當我們在尋找量士夫,或是我們在尋
找善知識時,對方到底知不知道這個世間上蟲的數量,對我們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即15
便他是這一方面的遍智,但問題是:
對我們而言的遍智是什麼是能否清楚無誤地告
訴我們解脫之道的人,「因為我心中想要學的、想要成辦的就是這個,所以如果你不
通達這個,你通達其他的、你是其他方面的遍智、你是其他方面的專家,對我想要追
求解脫之道,一點用處都沒有.」
9.我們在意師長具備何種功德
下一個偈頌:
隨能見遠否,要見所欲性,若見遠是量,當來依鷲鳥.其實法稱論
師講話也非常直接.這個偈頌提到:
善知識也好,量士夫也好,能否通曉世間上蟲的
數量,一點都不重要;除此之外,他能否看得很遠,也不重要.他要看到的是什麼
他要看到的是希求解脫的人所想要了解的真相,也就是四諦的道理,所以提到「要見
所欲性」他要能清楚看到的不是遠距離的東西,而是要能清楚地看到、清楚地澈
見「所欲」希求解脫的人想要了解的道理,也就是四諦的取捨;「若見遠是量」
如果對方的視力好、能夠看得遠,是我們挑選量士夫或善知識的標準,「當來依
鷲鳥」那你根本不需要依止善知識,你去依止老鷹就可以.

老鷹的視力比我們人類還要好好幾倍,牠能夠看的距離比我們一般人都還要遠.

如果我們在挑選善知識時,我們很在意他的視力好不好、他看得遠不遠,那就去依止
老鷹就好,根本不需要依止普通的善知識.剛才講的那個是屬於天眼通的部分;再來
是天耳通,如果你很在意那位善知識到底能不能聽到很遠的地方所發出來的聲音,那
你可以去依止一條狗,因為狗的聽力比一般正常的人至少好四倍,如果你很在意這一
點,那就去依止狗就好了.

其實法稱論師在講的就是,如果我們很在意對方有沒有天眼通、天耳通……那跟
人比起來,有很多動物在這些方面的能力都遠超過人類,我們根本不需要去尋找善知
識、不需要依止善知識,我們依止普通的動物就好了;或是如果我們很在意那位善知
識會不會卜卦,那你去依止算命先生就好了,你不需要依止善知識,因為有些善知識
可能不會卜卦,或是他即便會,他卜卦也不準.有沒有這樣的可能當然有,誰說通
16 曉四聖諦的人卜卦就一定要準的不一定.所以如果你很在意對方會不會卜卦,你就
去依止算命先生;如果你很在意對方有沒有神通,你就去依止非人,因為非人都有鬼
通.這個地方可以舉很多例子,所以問題的重點到底在哪裡問題的重點就在於「我
們到底在意什麼」.他為什麼要講這麼多的例子我們到底在意什麼我們在意的是
那位善知識懂不懂得解脫之道、懂不懂得成佛之道還是我們在意的是那些附加價
值 當然,如果那位善知識外表莊嚴、頭銜也很大、弟子也很多、修持也相當好,而
且他也懂得解脫之道,這當然沒有問題.其實說沒有問題,這個問題也蠻大的.為什
麼這麼好的善知識,應該不會是你獨享的,是不是通常具備眾多功德的善知識,
他一定有非常多弟子、非常多行程,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有機會能夠聽他講法已經很
不容易.重點是什麼在聞法之後,你心中的疑惑要能當面表達更是不容易.如此一
來,聞法的機會微乎其微,之後心中有問題,根本沒有機會問.請問:
你真的要依止
這樣的善知識嗎或許,不假思索之下,你會覺得依止這種善知識很有保障,但問題
是:
他真的能解決你心中的疑惑嗎這個問題是不是也需要思考這是第一種情況.

如果善知識同時具備這麼多條件,或許我們會覺得這再好不過,但問題是:
如果出現
那種情況,我們應該擠不到旁邊,甚至根本輪不到我們,是不是
另外一種情況:
他懂得解脫之道,但沒有其他那些附加價值既沒有名、也沒
有地位、又沒有弟子,看起來也不怎麼樣,而且他很容易動怒,這時該怎麼辦(學員:
看有沒有更好的.)如果在自己的這個圈子裡放眼望去,左看右看、前看後看,
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呢這時應該依止還是再等看看這個問題需要思考.如果你的答
案是再等看看,請問要等多久等,總是要有個期限;要再等多久一年、兩年、三年、五年、十年……要等多久如果你說再等三年,而三年之內還是沒有等到比那位
更好的善知識呢那也就只能抓抓頭,「好吧,那就只能依止啦.」是這樣嗎我們
依止善知識是在選商品嗎例如:
今年出的iPhone,「看起來我不是很滿意,因為還
是有瀏海的造型,我還是不想買,我就再等看看,結果明年還是有那個瀏海的造型,
17 所以我不得不買.」是這樣嗎我們選善知識是在選擇商品嗎
另外一個例子:
我們走在懸崖邊,不小心掉了下去,但你的手還抓著懸崖的最邊
緣,沒有完全掉下去.這時有人靠近你,他放下繩子讓你拉,或是他打算用手把你拉
上去,在他拉你之前,你會不會先看他長得莊不莊嚴如果長得很醜,「很抱歉,我
不想被你拉上去!」如果他在拉你之前先動怒罵你: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讓自己掉下
去!」「很抱歉,我不想要讓你拉.我現在都快摔死了,你還罵我,你把我拉上去之
後,我應該會被臭罵一頓,所以你不要拉我,我寧可摔死.」是這樣嗎還有,嫌別
人動作太慢,「你為什麼拉得這麼慢你可不可以快一點」這時我們會不會在意他
的外表、脾氣、動作的快慢說實話,不會.為什麼不會因為他能救我的命;換句
話說,我們很在意自己的性命.這時對方的外表、脾氣、各方面的能力,那些不是我
們在意的;我們在意的是什麼自己的性命,而對方能夠拯救我們的性命.在這樣的
情況下,其他條件根本不是我們考慮的重點.

相同的道理,對於真心想要追求解脫的人來說,善知識能否為他宣說解脫之道,
才是他在意的事;有沒有莊嚴的外表、有沒有眾多的弟子,甚至他的脾氣好不好,這
需要在意嗎說真的,上述的例子我們多數人應該可以認同,但是回到現實世界裡,
在這一點上,很少人可以認同.多數人的想法是什麼「剛才那個例子的確是如此,
但現實生活中就不是如此.」為什麼不是如此因為既然他已通達解脫,就應該已經
調伏了自己的心續,所以他應該在戒、定、慧各方面都與眾不同.之後,要求的條件
越來越多「光是通達四諦不夠,還要有戒、定、慧的功德;除此之外,還要有悲
愍心,而且那種悲愍心是對我的悲愍心,而不是只有講法的動機清淨的那種悲愍心,
而且不可以罵我.」還需要什麼條件(學員:
要看得順眼.)看不順眼的那些善知
識是光看到就覺得刺眼,是不是
所以講都很容易,要落實卻不容易.為什麼要落實不容易最根本的問題:
「因18
為我不是想追求解脫的人!」就這麼簡單.你不想解脫就會東想西想,因為有太多事
情吸引住你的目光,至於解脫呢放在這些事情之後.

這就像我平時常說的,我們都說學法很重要,但你問問自己,學法這件事情,在
一天當中我們眾多該處理的事項裡面,它排在第幾位通常排不進前十名.前十名裡
面一定有吃飯、睡覺、洗澡,是不是吃飯一定要、睡覺也一定要;洗澡呢或許可
以一天不洗,但兩天不洗實在無法忍受.刷牙、洗臉呢也都要.工作賺錢呢不得
不;雖然是不得不,但你還是會去做.為什麼因為你很在意有沒有錢.然後呢滑
手機重不重要重要,「不然我會覺得人生很無聊.」還有沒有有些人覺得看韓劇
很重要.這樣排下來,學法在哪一個位置第幾名雖然不是最後一名,但要排進前
十名真的不容易啊. 這代表什麼在學法這件事情之前,我們在意的事至少有十件,為了解決這些問
題,我們的思慮就會整個散開來,根本沒有把心放在學法上面,因為它的相對位置沒
有那麼重要.如果學法不重要,為我們宣說正法的善知識也都是排在十名之外;法在
十名之外,為我們宣說正法的善知識也必然是在那個位置.但問題是:
在此同時,又
有很多人告訴你「你要去思惟善知識的恩德」,說真的,我根本不相信.一個不覺得
法重要的人,要去思惟為他說法的善知識的恩德,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當你覺得
法不重要,你怎麼會覺得為你說法的善知識重要憑什麼當你覺得法不重要時,你
憑什麼說為你說法的善知識重要難道你要念他的恩,不是念他為你說法的恩嗎還
是要念其他的恩所以念來念去就是「他對我很慈悲,他在我面前展笑顏,他給我一
個看起來很棒的笑容」,不然還能念什麼恩
《道次第》當中所提到的思惟善知識的恩,最主要強調的就是善知識為我們說法
的恩.善知識之所以比釋迦牟尼佛更值得我們敬重,那是因為我們沒有那樣的緣份在
釋迦牟尼佛的座前親聞佛法,而善知識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從這個角度來分析,善19
知識比釋迦牟尼佛更值得我們尊重.這是不是也是從說法的角度來分析但如果學法
者本身都不在意法,那他怎麼會在意為他說法的善知識不過這一點,之前我們舉過
各式各樣的例子,在這個地方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不多說.

今天我們解釋到第 34 個偈頌.這幾個偈頌字面的道理不難懂,但我們應該將這
幾個偈頌放在心上反覆地思考,不要覺得「這些道理我都懂,那我就不需要去思考,
我也不需要討論」;這些問題才需要討論.討論的過程中應該討論什麼應該討論的
是「我有沒有辦法落實」;字面上講的道理應該都很容易了解,但問題是「它不容易
落實」.這時,你是不是應該追根究柢去探究「為什麼這些看似簡單的道理,我卻無
法落實」最初跟同行討論,最終你要跟誰討論你要跟自己的心討論,你問問它:

「你為什麼不是這樣想」《釋量論》第二品是這樣說,為什麼我們不是這樣想哪
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這時你應該跟自己的心對話,以這樣的方式來學習《釋量論》,
你就會發現《釋量論》不是只拿來跟外道辯論用的.即便它真的是拿來跟外道辯論用
的,但那個外道就是我們的心,我們的心就是一個最大的外道,我們需要透由正理從
各種角度反覆去推論,到最後推翻我們心中那個外道的想法.

好,我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個地方.


《釋量論·成量品》相关推荐:

《釋量論·成量品》.pdf
将《《釋量論·成量品》》的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立即下载
 最想做为你推荐
2019我最想做的事6篇
哮喘2019我最想做的事
自己的2019我最想做的事
自己的2019我最想做的事
自己的2019我最想做的事
疫情过后,我最想做的事
疫情过后最想做的事作文5篇
《最想做的事》教学设计